Log
長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
首頁 > 信息目錄 > 行業資訊信息發布

劉老二搬家

發布日期: 2020-8-21

   從妞妞5歲開始,劉老二家就一直在搬家。有時候是1年搬一次家,也有過時間最短的一次是剛剛住滿3個月就搬了。

   他們住過瓦房,不足30平米,小小的,黑黑的,屋子里面所有的光都來自門外。房東在瓦房里糊了幾堵墻,變成了一個個小小的隔間。就只有一個廁所,一個廚房,是大家一起共用的。

    妞妞特別喜歡在飯點的時候去廚房。這個大瓦房里面有一戶人來自四川,他家有一個女人,頭發特別的黑。可能是因為她家沒有孩子,所以特別喜歡逗妞妞玩,也喜歡給她東西吃。

  那天他們在熬豬油,整個廚房里面都是香香的豬油味。妞妞剛剛脫下書包就跑進了廚房,“阿姨好!”黑頭發聽到了就都會回應一聲,“哎,來來來,吃一下這個!”妞妞走上前歪個頭假裝問著:“這是什么啊?”黑頭發聽了直笑妞妞:“行了行了,快吃吧,整得好像沒有吃過豬油渣似的。”妞妞用小黑手接過,吹了吹就直接塞進嘴里了。耳朵里面就都是卡茲卡茲的聲音了,嘴里什么味道都沒有,就只是脆脆的,“嗯,真好吃!”一邊說還一邊點頭肯定自己。

    劉老二在一旁做菜,聽到妞妞說的話后拿起鏟子揮了揮,大聲道:“都是肥豬肉,別人家的就香,自己家的就吐掉是嗎?”妞妞頓時就閉嘴了。“今晚要不吃我就把那肥豬肉從你耳朵里塞進去!”黑頭發在一邊打著圓場,調侃著劉老二:“要煮就煮得好吃些,看看你女兒多廋,就那二兩肉。”劉老二聽后握緊了手里的鏟子:“都有肉了還不好吃那還要怎樣?”

    后來兩人的對話妞妞都沒有聽進去,就只是一個勁地盯著地上的螞蟻看,看一下又踩一下,看著那些一群一群螞蟻的窩從小小的一堆變成一攤平平的泥沙,旁邊的小草也都亂糟糟的,有的還泛點汁水。

黑頭發看著妞妞跳著進了租房里,拿起朋友送的一個少了一邊鏡片的眼鏡帶上,一會兒看看廚房這邊,可能覺得太亮了。又回過頭看看屋里。

     黑頭發問劉老二:“你這得好好干了,這工作說丟就又丟了。再這樣下去,你家妞妞真的就連幼兒園都沒得上就直接去了小學啊?”劉老二沒有說話,又翻了翻手里的菜,滋滋滋滋地炒菜聲掩蓋了黑頭發的聲音。黑頭發見劉老二沒有出聲,又擴大了音量:“實在不行你就讓妞妞來我家吃住,我也當她就是我和老王的孩子了……”黑頭發話都沒有說完,劉老二就不耐煩地說:“你要真想要啊,就和老王努努力,實在不行就讓他晚上早點回來,別一天天地整天在外面瞎混!”說完一個鍋鏟一撈,油光锃亮的豬肉一顆不少地落在不銹鋼的鐵碗里,鍋鏟和不銹鋼鐵碗碰撞發出“錚”的一聲,聲音有些醒神。

   那個瓦房妞妞就住了3個月,合約一到期妞妞一家人就搬到一個樓式的出租屋里了。比起瓦房她更喜歡這兒,這里有屬于自己家的廁所,不用排著隊等鄰居上完廁所,有些人是被妞妞清楚地記在小本子里面的,那些個上完廁所發現桶里面沒有水就直接不沖的就尤為可惡,每次妞妞都想跑到他家罵他一頓,其中有個人就是和她同齡的壯壯,她常常會在心里鄙視他,還說是什么上過幼兒園的小朋友呢。

    妞妞住在第四樓,每次走到三樓就走不動了,又或者將第三層誤當作第四層就直接右拐進去第一個房間。301的門常常是開著的,里面住著一個六年級的大哥哥,在妞妞的認知里面,六年級就是最最最厲害的年級了,她常常會崇拜地看著那個大哥哥,并下定決心,以后一定要念六年級!

    妞妞回到家就看到叔嬸在又在吵架了。大哥哥問過妞妞為什么她要喊他們叫做叔叔嬸嬸,而不是叫爸爸媽媽,妞妞不懂,反正記憶起,那個人就叫叔叔,那個人就叫嬸嬸,在他們鄉下,也壓根沒有小朋友喊爸爸媽媽。妞妞一回到家就看見嬸嬸很生氣地指著叔叔的臉罵,“看看你,有臉當妞妞的老豆嗎?一個晚上就把她要上幼兒園的錢全部賭輸了,我告訴你,你要是敢再這樣做,你不僅僅沒有老婆,女兒也都不用要了!”劉老二更是怒發沖冠,“你這個瘋婆子,我什么時候把那個錢賭輸了!結果都還沒有出來呢,就一嘴一個輸輸輸,要真不輸才怪呢!”妞妞看著兩個人越說越大聲,嬸嬸本來是坐著的,被氣急了,一下子就“噌”地站起來,還順帶著把一只手插到腰處,另一只手狠狠地指著對方的臉,頗有氣勢。叔叔一看,馬上不服輸地也站了起來,“噌”地比第一個更有氣勢。“嘭”地一聲,他的腦袋就和第二層的鐵架床來了個親密接觸,腦子疼得直嗡嗡叫。“哈哈哈。”嬸嬸插著腰笑得前仰后合,不明所以的妞妞也笑了起來。

   妞妞在睡夢里迷迷糊糊地聽到了一句話,“吶吶吶,你看看,你快看看,我中獎了,哈哈哈!”

在9月份,妞妞背上了屬于自己的小書包。嬸嬸說了,從今天開始,她叫劉飛鳳,這是她的讀書名,要牢牢地記住了,以后讀書才能聰明。

    開學的第一天,老師就問小朋友們知不知道自己爸爸媽媽的名字怎么寫。妞妞不懂,放學的時候問老師:“老師,爸爸媽媽是不是叔叔嬸嬸?”老師蹲下來和藹地說:“叔叔嬸嬸不是爸爸媽媽,爸爸媽媽是和你一起生活,送你上學,把你養大成人的血肉至親。”妞妞說:“那和我一起生活,送我上學的就是叔叔嬸嬸,那我可以喊他們爸爸媽媽嗎?”老師用詫異地眼神看著妞妞,遲疑了一會兒,用憐愛的眼神將妞妞的臉仔細描繪了一遍才說:“當然可以啦!”妞妞一回到家,遠遠看見劉老二就興沖沖地大喊:“爸爸!我回來啦!”

      劉老二遲疑了一會兒,就說:“擱這瞎喊什么呢?”

      妞妞說:“老師說了,要喊你爸爸!我有爸爸了。”

   劉老二面目猙獰地擰起妞妞的耳朵:“你在說什么呢?你什么時候沒有老爸了,那我是個什么東西?”妞妞委屈地掙扎說:“你不是我叔叔嗎?”劉老二啞口無言。只能又抽起鞋底對準了妞妞的屁股使滿了勁。

    妞妞在上二年級的時候,又搬了一次家,聽叔叔嬸嬸的意思是那里離學校安排的校車接送點近,這次是搬到了一個菜市場的二樓,菜市場的二樓上面都是出租房,神龍混雜,哪里的人都有。

     二樓的出租房是圍成一個“回”字的結構,除了中間的口是用來曬衣服的其他的都弄成了出租房,一點兒空隙都沒有留著,走廊也是窄窄的一條。但是這并不妨礙小孩們跑來跑去,壓根不聽大人的呵斥和鄰家的投訴,調皮得很,還時常會趁著誰家的門沒有關緊,就偷偷溜進去偷東西。劉老二在搬家的時候就狠狠地警告過妞妞,讓她別學那些小孩,不然就打斷她的手。

 妞妞住在001房,她的鄰居住了一個打扮時尚的姐姐,她穿著黑色的小背心,穿著黑色超短褲,拉過的黑直發頭上戴著一個漂亮的發帶,每天都會涂著得白白的臉,黑黑的眼,紅紅的嘴出門,身上還有濃濃的香水味。妞妞很想擁有這個漂亮姐姐的發帶,常常會目不轉睛地看著她。但有時候姐姐回來時身上也會帶著紅塔山的煙味和燕京的啤酒味,妞妞的鼻子是不會出錯的,她常常幫爸爸買這兩樣東西,都是爸爸在罵了她。打了她時喊她去買的,買完之后就會把零錢給她。

    所以妞妞總覺得這個姐姐常常都很難過,才會經常帶著這些味道回到家里。她鼓足了勇氣,喊住了正要路過她的姐姐,“姐姐,以后不要帶這些味道回家了。”

姐姐詫異了一下,看著這個矮矮的小孩。妞妞一下子就覺得這個姐姐好高好高,妞妞突然覺得有些害怕。姐姐沒有繼續停留,自顧自的打開自己的房門,跌跌撞撞地走了進去,把鞋子隨意地扔在門口外面。

    第二天晚上,妞妞在做班主任留了一道算術題,妞妞根本不會做,嘆了口氣,把腦袋放在兩個握成拳頭的手上,腦袋一會晃向左邊,一會兒晃向右邊。突然想到之前住在樓式301房的大哥哥,拿起本子和鑰匙就要往外沖,剛剛鎖好門的妞妞就看見隔壁的姐姐回來了。

    這次姐姐的身上沒有紅塔山和燕京的味道,臉上是黃白黃白的,穿著白色長體恤,手上還拎著一袋菜。妞妞看了一眼,沒有說話。反而是姐姐主動搭話,“這么晚了,還要去哪啊?”妞妞不知道為什么就笑了一下,“姐姐可以教我寫一下算術題嗎?好難啊,我不會做。”姐姐遲疑了一會兒,便說到:“那你拿過來給我看看。”

     聽完姐姐的講解,妞妞瞬間就覺得姐姐比六年級9的大哥哥還要厲害,“姐姐好厲害啊,姐姐是不是也是六年級的學生!”姐姐聽了一下兒,無所謂地從煙盒里抽出了一根煙,彈了彈煙盒,熟練地從抽屜里找到打火機,“啪嗒”火苗就從那個小小的口噴出來了。妞妞不知道為什么不敢看姐姐的眼神,她低下了頭,看見抽屜里放了那個她常常戴在頭上的發帶和一個厚厚的本子,本子旁邊夾著一只黑色鋼筆。妞妞管不住自己的手,伸手去翻了翻姐姐的本子,姐姐突然就生氣了,狠狠地合上了自己的抽屜。險些夾到了妞妞的手。

那晚之后妞妞再也沒有見過姐姐。

    一天晚上姐姐一個很重要的本子不見了,滿屋都翻遍都找不著,想起下午買菜時想著菜市場就在樓下就圖方便沒有鎖門,她懷疑是有人進了她屋里偷了本子,就要求房東調監控。但是房東不愿意,說單單一個本子怎么會有人偷。沒有辦法,姐姐只好挨家挨戶地找她失蹤的本子,但一直無果。

    后來姐姐扒出了這個出租房根本沒有安監控,那個安裝在墻上的監控只是一個擺設。房客們聽說后把房東圍在走廊,要求他給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    那晚,妞妞在床上聽著門外的鬧哄哄地爭吵聲,眼睛緊閉著,手里攥緊了壓在屁股下的本子,冷汗一直不斷地從額頭處冒出。劉老二看著妞妞的臉覺得不對勁。摸了摸妞妞的額頭,并沒有發熱發冷。他眉頭緊鎖,猛地一下扯掉了妞妞的被子,抽出妞妞的手發現了一個厚厚的本子。劉老二的眼睛緊縮,眉頭密密麻麻地擠在一堆,每個字都狠狠地從牙縫里擠出來;“是你偷的?”

     001的房間門緊鎖著,里面不斷傳出皮帶抽打的聲音和妞妞的哭聲,求饒聲,“我不敢了,啊!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   打了好一會兒,劉老二手里拿著本子打開房門,走到姐姐的房門前,這時人都已經散了。

    劉老二敲了敲門,門就被推開了,里面空蕩蕩的,留下的只有零零散散的雜物和垃圾,劉老二心里很是復雜,又將本子拿了回去。

       第二天.劉老二一家又搬家了。


下一篇: 搬家打包二三事
上一篇: 搬家之前
.
聯系地址:湖南長沙市雨花區勞動西路471號 聯系本站:130-3292-7252
頂天行業數據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備案編號:湘ICP備1107ZS6號
重庆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全双最长 天水麻将规则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官网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捕鱼达人2下载 欢乐麻将(全集) 大奖888游戏平台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查询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技巧 天天捕鱼达人破解版 三人麻将要去掉什么牌 325棋牌游戏怎么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