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
長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
首頁 > 信息目錄 > 行業資訊信息發布

搬家記 | 和舊日生活說再見

發布日期: 2020-10-29

天氣晴朗的周六,工人把我們最后一件行李運上了搬家公司的車。我們自己的大 SUV 后備箱也被隨身帶的一大一小兩只箱子、海星的旅行嬰兒床以及貓咪的自動貓砂盆塞得滿滿當當。再把海星固定到 car seat 上,貓咪抱在懷里,一車四人一貓,就這樣一路向北開去。


搬家的事是三月左右定下的,小星畢業后找到了最心儀的工作,在北加州灣區。很多人猜是不是去了特斯拉?是不是去 google?都不是啦。他依然是去研究機構做 research,工資微薄,但卻實實在在是他內心真正想要做的事,職位本身競爭激烈、要求極高,而他足夠優秀拿到了 offer,我是很為他驕傲的。


只是要去北加州,我內心實在是一萬個不情愿。南加北加雖然都是 California,但生活方式、人文氣息等都截然不同。在南加生活這六年,我早已被熱烈陽光和柔軟海灘寵壞了,只要你愿意,日日都像是在度假。這里生活壓力較小,人們大多放松慵懶,要求不多,處處都是穿著背心短褲拖鞋、曬著太陽一臉滿足的人。明媚陽光照得人心胸開朗,許多事就不太會計較。


北加我并不熟悉,印象中是冷一些的,從氣候到文化人情都是。科技氣息濃厚而生活成本太高,人們多少會更精打細算些吧。


但我們又沒得選。學術路不比業界,是很窄的。小星的科研做到一定細分的程度,全球范圍內符合他研究方向的組都數得過來,我們太多朋友為了走 research 這條路,去的都是如威斯康辛、北達科他等荒涼地。而我們有灣區這個選擇,已經非常幸運,也是小星為了家庭只考慮東西兩岸大都市,又努力爭取來的結果。待幾年后他這個研究項目告一段落,一家人要再流落到什么荒郊野嶺也說不定。


沒辦法。小星有他的理想,保持了這么多年都沒有變。而我在浮華博主圈里待得越久,越是珍惜他這理想的干凈與浪漫。我自己是個享樂至上的人,但也覺得過這一輩子,除了賺錢、成功、享受生活這些字眼,總也該有些別的東西,總該留下點什么。小星有這樣的心性,我是很高興的,冥冥之中像是平衡掉了我自己享樂揮霍、自私又虛榮的愧疚感,反而覺得心安。所以無論去哪里,無論接下來要過什么樣的生活,我都會想要盡我所能地去支持他。


就這樣,我們決定離開洛杉磯。




搬家的那一周,我的心情持續低落。我們請了搬家公司來幫忙,選擇的是包括打包的服務,理論上來說我們什么都不需要做,工人會來幫我們把所有雜物一件件打包進紙箱,大件家具拆分包好,搬運到新家后再幫我們組裝進房間。“建議你們可以先過一遍行李,把不需要帶的東西挪出來清理掉,比較省力,你們搬過去后也清爽”,搬家公司的員工說。




就在這個清理過程中,心態一點點地崩掉。每過一個房間,心里想的都是,啊這里即將被清空了啊,以后再也不會在這里生活了。平日里我沒少抱怨這間房子層高不夠高、floor plan 設計不夠實用,車庫不夠大,地板也不夠厚。然而在得知要離開的那一刻,它便成了世界上最好最美的房子。藍灰主色調的墻壁顏色是真的很美啊,干凈又有格調,我之后看過許多間房,都沒有它這樣時髦而溫馨。客廳大大的落地窗外是六棵法式梧桐樹和一架秋千,每天清晨就有溫柔的陽光透過窗灑進餐廳。還有我的衣帽間,我總嫌它小,時不時會后悔當時修整它花了太多錢,然而將一切清空后,又覺得這簡直是最好看實用的衣帽間了呀。


還有我們永遠生機勃勃的后院,有那么多小動物日日來做客,總有熱熱鬧鬧的戲看。孔雀媽媽時不時會帶幾只小孔雀來睡午覺,前院樹上常年住著一只尾巴很大的漂亮公孔雀,黃昏時會準時從我們二樓房頂飛到樹梢,襯著粉紅色晚霞,是非常童話的景象。夜晚時會有拖著大大黑白色尾巴的臭鼬匆匆從院里經過,偶爾在家里聞到刺鼻氣息,我們就知道是臭鼬放屁攻擊了,要趕緊把家里各處門窗關緊。有小浣熊拖家帶口一大幫來偷喝給元貓放在門外的水碗。還有每年春夏必來院里扎巢孵蛋、日日欺辱元貓的知更鳥,今年只有雄鳥一人時時站在樹間叫喚,小星就操心得很,說今年知更鳥沒有找到女朋友啊。。。




剛剛搬進這間房子時,我們晚間出門散步,看著自家院子就常常說,以后有了孩子,家附近就有這么多小動物一起玩兒,他一定喜歡。后來海星出生,浣熊和臭鼬因為夜間活動他是沒見過的,但孔雀他熟悉得如自家人般,路上見到一定追著跑,不到一歲時就已經會模仿孔雀的叫聲,問他,孔雀在哪里?他便會手指院子外,配合著哇哇叫幾聲,實在可愛極了。





這幾天我們在灣區,暫住在親戚家里,也有一間小小后院。有天陪海星看圖畫書,翻到一頁有孔雀,他立刻手指向后院,意思是孔雀就在那里。我抱住他想跟他說,這里的后院沒有孔雀呀,我們要搬家啦。又說不出口,心里傷感得幾乎要落淚。這兩個星期他跟著我們居無定所,不知道他小小的心里,有沒有想家,有沒有思念那些孔雀?




搬個家引出這么多離愁別緒,我自己是沒有預料到的。想到以往搬家,次次都瀟灑得很,搬走后頭也不回,根本不思念原住地。也不知道這次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因為在這個家里有了海星,所以牽掛格外多些。


原本想著搬到灣區后,最大的困難大概便是我需要重新建立自己的工作團隊,攝影師、化妝、視頻拍攝,都要重新找人重新磨合,對我的工作來說確實是不小的犧牲,但也并不是沒有可能。最差的情況,我可以每兩周飛回洛杉磯一次,把工作拍攝集中完成,雖然麻煩了些,但也是可行的吧。


然而越到臨走前,越發現生活的羈絆,又不僅僅只是工作方面。我們在洛杉磯住了六年,買過兩次房,搬過三次家,扎扎實實地在這里已經 built a life 了。除了歷經長久的磨合、已經足夠默契并彼此都成為好友的工作團隊,除了我們相處幾年的老友們,這里還有每周幾次來家里幫我們做清潔整理、已經熟稔信任如家人的阿姨;對我們家庭情況了如指掌的理財師、會計師、律師,我用慣的發型師、健身教練,有我的婦科醫生、牙醫和海星的兒科醫生,每周見一次的按摩師,甚至固定去的美甲沙龍,也都不過在離我家車程15分鐘內,每一位,都是在這幾年里我們精挑細選、再細細磨合出的。


一搬家,這每一位,都要再重新尋找重新磨合,單單是給海星找阿姨就足夠我頭大。走之前那兩周,我去健身,去做美甲,去銀行,次次都會想到,天哪我們搬去了灣區又要去哪里做這些事?能不能找到這么適合我的教練?


心情就又一路沉下去。我還一向以為自己瀟灑,沒有什么是 can't live without。直到這個時候,才知道原來生活里有這么多人出現,人生有這么多的羈絆。




回想年輕時離開一個地方,真的是簡單瀟灑極了。高中畢業時從青島去香港上學,只帶了一個大黑箱,裝著被褥枕頭和幾件換洗衣物,孑然一身就住進了學校里。之后年年換宿舍,東西越積越多,但也總能在半天內搞定,下午整理好新的床鋪,還可以洗個澡,高高興興和朋友跑去沙田吃飯。畢業后從香港離開時,足足裝了13箱行李寄回家,已經覺得東西實在多到夸張。


而這次搬家公司幫我們打理出的行李,足足有230多箱/件,裝滿了他們的整間大車。這還不算我們留在舊家的一張大床、床頭柜、餐桌,一些基本家居用品,以及我們不再需要的衣服雜物,預備著我們若有事回洛杉磯,還可以在舊家住。


你說這些瑣碎雜物,究竟是人生的財富,還是負累?又或者兩者皆是。




最關鍵還是心態上完全不同。年輕時搬離一座城市,心里幾乎毫無波瀾,對未來的期待是遠遠大于對過去的不舍的。記得從香港離開時,把最后一箱行李寄走,再拖著兩只行李箱坐上飛機,心情只覺得雀躍和輕松,絲毫不想回頭。


離開芝加哥那天倒是有蠻多傷感情緒,我記得我們是一早的飛機,清晨天還未完全亮,就有朋友早早在樓下等著送我們去機場。一路在漸漸亮起的天光中開過去,我看著窗外的城市飛快閃過,心里還想,就這樣離開了嗎?在這里四年,似乎都還沒有好好地逛過這個城市,也沒有認真地和每一個朋友道別,就這么匆匆走了。然而一落地洛杉磯,沐浴進熱烈的陽光里,立刻就把這一切拋在腦后,租了車天天戴著墨鏡開著音響四處轉悠,再也想不起芝加哥這座城市。


那時又哪里有理財師、健身教練這些人出現,要理發,隨便 yelp 上找一個 review 差不多的就去了,剪得好不好也不那么有所謂,生活清簡直接得很。對朋友離別也想得簡單,天長日久總有機會再見。


“常回來玩兒呀”“有空就來找我玩兒!”,小的時候,是把這些話當真的。單純地認為,若是想念,為何不能常常相見?長大了才漸漸知道,生活總是越來越忙,越來越多身不由己,越來越少空間,因為想念朋友飛去一個地方見一面,是很奢侈的一件事。


很多時候,離開了,就是不再有機會見面。




搬來灣區已經兩周多了,這兩周實在過得很坎坷。可能看我微博的同學已經知道了,小星早早租下的房子,原房客拒絕搬走,而我們在預備搬進這個房子的前一天晚上才知道這件事。


當時的情況就是,我們帶著海星,帶著貓,帶著小星媽媽,一家有老有小。海星生著病,隨身只有少到極致、原本預備只用一天一晚的行裝,而我們的所有行李正在洛杉磯搬家公司的車上準備運來。但我們沒有地方可去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。


我不想再像祥林嫂一般細說一遍這兩周的境況了,確實是蠻難的,我們始終都在顛沛流離中。行李運來也沒有地方放,不得不先暫存在搬家公司的倉庫里,而我們只靠一套換洗衣物和極少物件過活。跑醫院給海星看病、和房客房東來回周旋溝通,又四處找租房來做 backup plan,同時又見縫插針地面試保姆、去 open house 看房,從親戚家搬去 airbnb 又搬回親戚家 —— 構成了我們過去兩周的生活。


直到現在,我們依然借住在親戚家里。小星的工作原本定在月中開始,因為沒有地方住沒法 settle down,只能推遲到月底,而我原本計劃7月下旬返工,也因為沒有任何衣物在身邊,錯過了許多工作機會。


難是真的難。但好在海星很快就痊愈、恢復了生龍活虎,跟著我們流離失所了兩周,似乎對他也沒有什么大的影響。租住的房子已經確定周一就可以住進去,我們看房也有一些進展,至少對周圍房市有了很多了解。而保姆也已經定好。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。


事情總會得到解決,無非是辛苦一些。我一直是這樣想的。重要的是我們一家人一直在一起。也因為這件事,多了兩周無法工作、可以認真相處的時間,即使大部分時候都在為瑣事煩惱,我依然覺得珍貴,也苦中作樂帶海星去了一次動物園。而這樣的困難經歷,對沒受過太多挫折的我們來說,也未免不是財富。



關于這次搬家,就寫到這里吧。很抱歉這么久沒有更新。我也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快 settle down,讓生活恢復到正軌上,并且快快開工營業呢。接下來在灣區的新生活新故事,也想要慢慢講給大家聽。


最后分享一些臨走前在我家辦 farewell party 的照片吧。以前每年都會在家里后院的秋千上拍一組照片,今年沒有錯過,也大概是最后一次了。


.
聯系地址:湖南長沙市雨花區勞動西路471號 聯系本站:130-3292-7252
頂天行業數據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備案編號:湘ICP備1107ZS6號
重庆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开心棋牌app 大圣捕鱼最新下载 附近的人美女麻将 浙江体彩玩法介绍大全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值 nba季后赛雷霆vs小牛 森林龙江麻将app下载 黄金棋牌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 独行侠vs勇士第三节 河南麻将带跑什么意思 吉祥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安装彩库宝典最新开奖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